进入放单区-淘宝,拼多多,抖音 >> 礼品包1.5元多仓四通 浏览2毛/收藏5毛/直播1毛/淘拼

We Are The World诞生记

fenxw 1月前 56

超级巨星也会拌嘴吵架!闪闪发光的套装!迈克尔·杰克逊!为你揭露这首传奇的美国援非慈善歌曲背后的故事。

译:墨玺

编:欢乐“把你的自负留在门外”1985年1月28日晚,洛杉矶A&M录音室的前门上挂着这样一句标语。

这是制作人昆西·琼斯让人挂上去的,因为很快将会有十几个全国最火的歌手开门进来,而他只有一晚上的时间,录制好这首慈善歌曲,为缓解埃塞俄比亚的饥荒筹钱。

昆西·琼斯最后在1985年3月7日,美国援非组织制作的《We are the World》发布。

46位参加演唱的歌手组成了有史以来最大牌的终极乐团,虽然这次制作的目的很严肃,但氛围却很轻松。正如当晚琼斯跟歌手们所说:“我们也是在办舞会,宝贝们。”

0:00视频的开头是合成器的声音(1985年时最先进的声音制作)和一个电脑合成的地球的画面。随着地球的旋转,我们看到更多的是美国而不是非洲。 0:18画面上出现了很多不同颜色的明星签名。其中黛安娜·罗斯和安妮塔·波因特的签名最突出,约翰·奥兹则因为他签名里独具一格的“O”而格外醒目。

史提夫·汪达留下了他的指纹,而雷·查尔斯的笔迹则干净整洁。林赛·白金汉的签名占据了美国援非组织标志下方的最佳位置,正符合他在视频里的重要地位。

0:26最先亮相的是莱诺·里奇,他跟迈克尔·杰克逊合写了这首歌。把自己分配到开场第一句,就是为了自己能够尽快完事走人。

1985年时里奇已经站到了世界的巅峰:他发行了销量数百万的专辑《慢不下来(Can’t Slow Down)》,并在后半年因《说你说我(Say You, Say Me)》这首歌最后一次登上了最佳单曲的榜首。

这天晚上早些时候,里奇主持了全美音乐奖,王子的《Purple Rain》击败迈克尔·杰克逊的《Thrill》赢下了最佳流行/摇滚专辑。《Can’t Slow Down》专辑封面

把《We are the World》的录制安排到全美音乐奖颁奖典礼的同一天,是因为这天会有很多明星聚到洛杉矶来参加这次活动。

前几年,里奇回忆起这天晚上同时主持两场活动的经历时说:“我改变了原计划的巡演,我要熟悉这么厚的台本,我试图把活动组织条理,什么时候谁该上场?”

0:31史提夫·汪达走到麦克风前为里奇和声。在排练期间,汪达唱错了一个音,里奇开玩笑说:“史提夫搞砸?这是合法的吗”他们决定把这件事怪到另一个旺达的另一个人格Eivets Rednow(他的专辑名,是他名字倒着拼写)身上。

史提夫虽然不再是七十年代无人能挡的巨星,但他在1985年依旧在排行榜单上占有一席之地,《兼职爱人(Part-Time Lover)》在当年冲到了榜首。

汪达原本是要跟里奇一起创作这首歌的,但是昆西·琼斯知道汪达正忙着做他的新专辑(《In Square Circle》),所以他建议迈克尔·杰克逊取而代之。史提夫·汪达

据里奇回忆说,在录制的休息期间,当雷·查尔斯问到洗手间在哪里时,汪达说:“我带你去,雷。跟我来。”汪达牵着查尔斯的手带他穿过走廊来到了正确的门前,而其他人就目瞪口呆地看着盲人为盲人带路。

0:41保罗·西蒙拿着散页乐谱,从“哦,是时候伸出援手(oh, it’s time to lend a hand)”接着唱了下去。他的外套和格子衬衣成为了瑞弗斯·柯摩整个职业生涯都在模仿的时尚风向标。

1985年一整年西蒙都没出一首金曲,他似乎除了长期在《周六夜现场》当配角,已经江郎才尽了。然而在接下来的一年,他就发布了足以定义他职业生涯的专辑《Graceland (恩赐之地)》。

0:53里奇的手伸进了画面,示意肯尼·罗杰斯出场,他穿着美国援非的文化衫,仿佛他是组织的忠实粉丝一样(其他也穿了这件T恤的明星还有艾尔·贾诺,黛安娜·罗斯也穿了一会)。

罗杰斯是1985年著名的流行乡村音乐明星(还没有成为烤鸡专家),他也是经纪人肯·克拉根管理的艺人,跟莱诺·里奇一样。克拉根是组织这次活动招揽这些艺人的主要驱动力,他说是哈利·贝拉方特在圣诞节前打电话给他,鼓励他办一场慈善音乐会。肯尼·罗杰斯

但最后他却办成了一场录音活动,跟邦迪创口贴乐队的《Do  They Know It"s Christmas》是一样的模式,这首歌在几周前排进了榜单。克拉根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做准备。

他打了几个电话,决定每天预定两个大牌艺人。据克拉根说,他在筹备期间的转折点在于说服了乔恩·蓝道让布鲁斯·斯普林斯汀参加。 0:59詹姆斯·英格拉姆穿着一套银闪闪的套装出现在了画面中,仿佛他是参加完航空训练后直接赶来的。

两年前英格拉姆有过一首排在榜首的单曲(《Baby Come to Me》),而他另一个同样重要的价值则在于他跟杰克逊和琼斯的关系都很好,曾经和琼斯一起为杰克逊创作了他的专辑《Thrill》中的热门单曲《P.Y.T.》。

1:06蒂娜·特纳头上戴着的耳机几乎压不住她的头发。

1985年,特纳还在从自己的复出专辑《Private Dancer (私人舞者)》中扒热门单曲。在这天晚上,当她终于结束了长时间的录制工作后,她庆祝一样地大喊着:“鱼堡!”与特纳唱和声的是留着大胡子的比利·乔。

这天晚上早些时候,当乔看到雷·查尔斯走进录音室的时候,他说:“就好像是自由女神像走进来了。”

比利·乔

琼斯介绍了二人认识:“雷,就是这家伙写了《纽约心情(New York State of Mind)》”(一首致敬查尔斯的歌。)乔肉眼可见地颤抖着,但二人后来相处得很好:在随后一年,他们发布了合唱《Baby Grand (小三角钢琴)》;1999年,查尔斯授予了乔加入摇滚名人堂的荣誉。

乔的未婚妻克里斯蒂·布林克利(他们几周后就结婚了)陪他参加了录制。录制的工作室只有歌手们可以进入,另有500名嘉宾在旁边的录音棚里举行的派对上观看了录制过程。雷·查尔斯

除了布林克利之外,参加这场派对的知名人士还有布鲁克·希尔兹、简·方达、卡里姆·阿卜杜勒·贾巴尔和斯蒂夫·马丁。

在录制过程中,乔在休息时走到了旁边的钢琴前自己弹了一遍那首歌,以确定它是什么调。“E调,”他说,看起来很厌烦,“我讨厌E调。”

1:19迈克尔·杰克逊,1985年左右全宇宙最火的流行歌手,开始进入了副歌,他自己录制了多重音轨。他在晚上九点其他歌手还在陆续进场时就将这些音轨铺到了一起。

虽然这首歌名为《We are the World》,但有时候杰克逊自己就想创立一片天下。他穿着闪闪发光的袜子,右手戴着与之相称的华丽的手套。

在开始录制之前,他问琼斯:“昆西,你觉得我应该说‘你和我 (You and Me)’还是‘你跟我 (You and I)’?”他们最后决定“你和我”情绪最饱满。

乔叫杰克逊“臭东西”,“臭东西”则在乔每次录制出错时咯咯笑个不停。有一次杰克逊状态很好,他在麦克风前跳起了舞,在不打扰录制的情况下卖力地舞动身体。

里奇和杰克逊是在杰克逊家一起写了这首歌,他们自杰克逊的孩提时代就相识了。

前几年里奇在《公告牌》的采访中聊到了这次活动:

“我坐在杰克逊卧室的地板上。我觉得他根本就没有床,他就睡在地板上。墙边堆了很多专辑,只有一张地毯和一张长椅。我写了第一节‘有时候我们需要’,我就听到他在我身后有嘶嘶声,房间里居然有一只巨蟒,或者巨蚺,鬼知道到底是什么,反正就是又大又丑的蛇。

“我来自阿拉巴马,看到蛇的第一反应就是报警,对着它开枪。我尖叫了起来,但是迈克尔说‘他在这儿,莱诺,我们找到他了。’我说‘你他妈是不是疯了。’我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才慢慢平静下来。”1:32

《天下一家》里一些歌手的搭配看似是随机的,但实际上则是将不同类型的歌手放在一起做对比。

不过黛安娜·罗斯和迈克尔·杰克逊在1969年时有过一段历史,摩城唱片声称是她发掘了杰克逊五人组(不是她,不过是她为他们发布了第一张专辑)。杰克逊为罗斯创作并制作了热曲《肌肉》。随着时间的流逝,他的面孔越来越像她。迈克尔·杰克逊与黛安娜·罗斯

1985时,罗斯作为金曲制造者的职业生涯已经基本结束了,但她担任一个全职的传奇故事还是绰绰有余的。在录制的这天晚上,她一进入录音室欢脱地坐到了鲍勃·迪伦的腿上。

1:48

迪昂·华威克也是当晚的另一个传奇人物,她在这一年还因为另外一首慈善歌曲登上了榜首,就是跟埃尔顿·约翰、格拉迪斯·奈特和史提夫·汪达一起创作的《这就是朋友(That’s What Friends Are For)》,为艾滋病的研究集资。

跟她合唱的是威利·尼尔森,他在去年跟他的搭档胡里奥·伊格莱西亚斯合作的《致我爱过的所有女孩》出人意料地冲上了单曲排行榜的第一名。

这天晚上尼尔森大多数时间都在跟维伦·詹宁斯和雷·查尔斯喝酒,跟查尔斯说他觉得这个活动棒极了,“我们能为自己的国家做点什么,不是很好吗”。

这句话就像是种下了一枚种子,最终结出的果实则是农业援助组织Farm Aid。美国援非的一大成就在于它鼓舞了很多人,不管是来参加活动的明星还是这首歌的听众,都开始参加一些慈善运动。

威利·尼尔森尼尔森还去跟鲍勃·迪伦聊了聊,问他打不打高尔夫球。迪伦回答说:“不打。我听说你得先学习怎么玩。”

“你简直无法想象。”尼尔森告诉他。

尼尔森眯着眼唱出了这首歌中最古怪的一句歌词:上帝在我们面前,将岩石化为面包。实际上,尽管《诗篇》104中宣扬了他使人从地里得到食物,但圣经中并没有上帝将石头变成面包的内容。《马太福音》4中讲到,魔鬼在斋戒40天后,来到沙漠去见耶稣并试图引诱他,劝说他将石头变成面包。耶稣唾弃他道:“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。”所以似乎是反对将石头变成面包的。鲍勃·迪伦

格雷尔·马库斯在《口红的痕迹》中写到,1535年莱顿的约翰告诉被封城困在明斯特的人们,上帝会将城里的鹅卵石变成石头。人们试着去吃鹅卵石,结果发现自己并没有觉得好一些。这句词实际上是想说:对忍受饥荒的人来说,提出将石头变成食物的可能性都是一件残酷的事。

2:09

爵士歌手艾尔·贾诺唱了大概十个音节。贾诺在1985年还唱了《双面娇娃》的主题歌,这部剧在《天下一家》发布两天之后首次开播。

贾诺抓住这次机会结识了鲍勃·迪伦:“鲍比,我只想告诉你,我爱你。”迪伦甚至没有看他一眼就走开了。据《Life》杂志的大卫·布莱斯金描述,贾诺接着喊道:“我的偶像!”然后啜泣了起来。

2:14

布鲁斯·斯普林斯汀走到麦克风前,闭着双眼开始唱副歌部分。通常斯普林斯汀的粉丝通常并不觉得他的嗓音有多好听,但在这首歌中他的声音犹如一辆载满砂砾的牵引拖车般充满力量。

1985年初是布鲁斯的商业巅峰期,他正在做的专辑《生在美国(Born in the U.S.A.)》中将有7首登上单曲排行前十位。这天晚上录制前,他刚刚在纽约雪城的体育场完成了一场四小时的演唱会。

众明星都是坐着豪车在保安簇拥下来到这里,只有他自己开了一辆皮卡车,停在附近杂货店的停车场,自己走进了录音室。

2:21

镜头转到了肯尼·罗金斯身上。他在八十年代写了很多单曲作为电影原声,还有一些出了专辑:一年前的电影同名曲《浑身是劲(Footloose)》,还有一年后他将写出的《危险地带》。(可以看到斯普林斯汀正在后面跳舞,至少是在换着脚跳。)

在美国援非组织非正式的剃须大赛上,罗金斯在半决赛中击败了比利·乔却在决赛中输给了银须的肯尼·罗杰斯。

琼斯原本打算让歌手们分别录制自己的独唱,但当时时间紧迫,只能采取备用方案:将21个麦克风拍成U形,让他们一起录制。

“这样的选择就像穿过烈火熊熊的地狱一般容不得一点差错,”他说,“任何一点噪音, 说话、笑声,甚至地板的嘎吱声都有可能导致彻底搞砸。”

2:42

 “当你孤独无助,看似毫无希望”:又轮到了杰克逊独唱,将歌带入到桥段部分。

里奇在他身后坐到了地上,靠着墙审视着这一场面。杰克逊戴着墨镜穿一件金色缎面的外套,他似乎比其他明星对镜头更敏感。

在他的自传《月球漫步》中,他讲述了一段故事,据他所说是《天下一家》的来历:我以前叫妹妹珍尼特跟着我,呆在衣橱或浴室里。我会给她唱一小段,几个音符或一小段旋律,没有歌词什么的,只是嗓子里发出的一些声音。我会问她:“珍妮特,你听到这声音时能看到什么?”这一次她说:“非洲濒死的小孩。”“没错,这正是我的灵魂听到的声音。”

2:47

休易·路易斯握着拳唱出了下一句:只要你心怀信念,我们就不会输。

1985年,休易·路易斯和新闻乐队正值其事业顶峰,在他们排名第一的专辑《运动》和《前端》之间,他们还发了自己的最佳单曲《爱的力量(The Power o f Love)》。但这句歌词原本是为王子而设的,原计划是让杰克逊与王子来一场近距离的实时对决。

但王子显然并不想参与,他愿意为美国援非的专辑贡献一首歌,或派希拉E.作为佩斯利公园的代表,或者帮忙录制吉他音轨。

当他的经纪人鲍勃·卡瓦略打电话给琼斯商量这些提议时,琼斯愤怒地回复说:“我TM才不需要他弹吉他!”王子

卡瓦略告诉王子如果他不想参加这次活动就必须对外称病,不管怎么选,都不能在全美音乐奖之后参加派对了,不然人们会对他拒绝参加慈善活动大肆批评。不过他最后还是去了日落大道的一家夜总会,他的保镖还因为打架闹事进了监狱。

王子与温蒂·梅尔沃恩“之前他们禁止我说出真实原因。”革命乐队的吉他手温蒂·梅尔沃恩最近透露给艾伦·莱特,“王子没有参加,其实因为他觉得自己最牛逼,想让自己看起来高冷一些。他觉得《天下一家》是一首很糟糕的歌,不想跟一群傻逼混在一起。”

2:53

辛蒂·罗波登场。她私下问过琼斯:“我可以即兴创作吗?”心情不错的琼斯说:“当然,这又不是《春之祭》那种交响乐。”当时罗波正准备发布她的首张独唱专辑《她非比寻常》中的热门单曲。她为这首歌贡献了一句带着鼻音的震撼呐喊。

有一段视频记录了杰克逊、路易斯、罗波和金·卡恩斯(罗波称他们为“桥段四人组”)商量他们的排序,怎么样才能使歌曲更和谐。霍尔、佩里和罗金斯在后面坐着围观,里奇时不时走过来指导几句。在第四次录制之后,控制室有人对罗波说:“你的手链声音好大。”

“哦,那是我的耳环。”罗波说,她戴着带着很多夸张的首饰,手链、耳环、项链,可以在麦克风里听到它们碰撞的声音。她说了抱歉,然后开始摘掉项链,甚至没有先摘掉耳机。罗波将她的首饰一个个摘掉,在录音室的地板上放了一小堆,此时路易斯在练习他的歌词,并开玩笑说:“我唱跑调几次看看有没人能听出来。”

金·卡恩斯第五次录制之后,罗波问:“还能听到我的首饰碰撞声吗?”史蒂夫·佩里举起手来跟琼斯说:“琼斯你听,这声音跟她的歌声还挺搭,跟对话似的,听起来很棒啊!”

第七次录制堪称完美,当他们完成之后,大家都自发地鼓起掌来。

3:01金·卡恩斯刚开始唱了一句“当我们……”路易斯和罗波就加了进来,这让她成为了整首歌中独唱部分最短的歌手,只有半句。不过尽管《贝蒂·戴维斯之眼》已经是她四年前的歌了,至少她还有独唱的机会,而重磅级的史摩基·罗宾森和贝蒂·米勒却只能坐冷板凳。巧的是卡恩斯和莱诺·里奇的经纪人一样,都是肯·克拉根。

3:08副歌部分有46人参加录制。独唱的部分在凌晨4、5点才结束,但副歌的录制用了更多时间,从晚上10点一直到凌晨3点,从1月28日晚一直延续到1月29日早晨。

琼斯认为需要先把整体的部分录完,这样各位大牌明星们才不会录完自己的部分就离开。于是他从副歌部分直驱而入,跟所有人说:“好了,我们一起开始锯木头吧。”

迈克尔·杰克逊与昆西·琼斯在琼斯的自传中说,每一位歌星在副歌录制时都在地板上标出了他们的位置。

“我们不希望在录制过程中鼓励他们自己做决定,任何决定都要避免,站在哪里、唱什么、什么时候唱,这些都需要我们提前安排好并要求他们。多年的经验告诉我,当这样规模和大牌的人群自己做决定时,我们就有麻烦了。”

3:21“我们做的决定/拯救自己的生命”这句歌词听起来有些以自我为中心(简·方达主持了官方花絮的录制。她将这句词与英国诗人约翰·多恩的一句诗“任何人的死都让我受损,因为我与人类息息相关”相提并论。)但是这句歌词原本是这样的:我们有机会/决定自己的生命,但是里奇和杰克逊在录制小样的时候改掉了,避免听起来像是在鼓吹集体自杀。

3:36约翰·奥兹登场

约翰·奥兹3:45拉托亚·杰克逊登场

拉托亚·杰克逊与迈克尔·杰克逊3:49当独唱歌手们录制结束之后,已经差不多到5点了,接下来该为几个超级明星录制独唱副歌的部分。“鲍勃·迪伦在哪里?”琼斯问道,“我们叫鲍勃过来。”鲍勃·迪伦板着脸裹在一件皮夹克里,1985年时迪伦的商业价值并未完全展现(这一年他出的专辑是很容易被人忽视的《绝对滑稽(Empire Burlesque)》),但他依旧是偶像级的巨星。

问题在于,迪伦试探般的唱法,几乎听不到他的声音。“他不是很看重旋律,但这段的旋律真的很特别。”约翰·奥兹说道。

“半唱半说,”琼斯指导迪伦,“你就是转调的部分。”

“史提夫,”迪伦问道,“你能再弹一遍吗?”接着迪伦走到钢琴旁,汪达正坐在这里对整体的声音进行指导。

一开始迪伦的声音与汪达印象中的水准相距甚远,但最终他喃喃自语般的声音与他带着鼻音的独特的喘息声相得益彰。“‘我们是孩子’这句很好。”琼斯让迪伦放心,“这是唯一跨越了整个八度的一句。”

鲍勃·迪伦“这样就可以吗?”迪伦在又一次录制之后不太确定地问道。在又一次排练结束后,他跟琼斯说:“我觉得这样不太行。你把这段删掉吧。”但当琼斯告诉迪伦录制得很好很完美时,他的脸上浮现出了灿烂的微笑:“你觉得好就行。”

4:20指针姐妹组合中的安妮塔、哈利·贝拉方特和丹·艾克罗伊德登场!指针姐妹组合

等等,丹·艾克罗伊德也出现了?他穿着外带系着领带,戴着一副眼镜,看起来就像初级会计,而不是电影明星。

不得不承认,他确实出过一张排名第一的专辑(1978年以蓝调兄弟组合发表的《装满蓝调的公文包》),确实比这个屋子里的一些人更具资历。丹·艾克罗伊德

那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?“完全是巧合。”2010年他在接受《新罕布什尔杂志》采访时这么说。

“我跟父亲一起来洛杉矶面试经理。我们走进一位经理的办公室(据猜测是克拉根),发现自己应该是走错了。我要找的是财务经理,而不是管艺人的。我一直都是自己做自己的经纪人。但是他说,既然来了,你愿意参加《天下一家》的录制吗?我想,我去不太合适吧?但是我确实卖出了几百万张专辑,也有歌手的身份,所以我就去参加了录制。”

4:29下一位出场的明星是雷·查尔斯,不仅是美国节奏布鲁斯教父级的人物,也是昆西·琼斯自1947年起的老朋友及合作人。而当时他的身份已经变成了一名乡村音乐歌手(并在前一年以其首专《友谊》登上了乡村音乐榜首)。他的声音其实是几天后重新录制的。

查尔斯是在场很多音乐人颇为敬重的一名歌手,虽然不像琼斯、里奇和杰克逊那样成为组织者,但他才是其他音乐人愿意前来参加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4:54这支单曲最令人激动的部分就是史提夫·汪达和布鲁斯·斯普林斯汀的合唱,但它并不是提前安排的。迪伦完成他的部分之后,琼斯召唤斯普林斯汀过来。琼斯回忆说:“一定是上帝给我的灵感,让我在完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建议布鲁斯·斯普林斯汀对副歌的合唱做一个对应的独唱,因为他的嗓音太过独特的质感和丰富的感情。”

“你的声音听起来太棒了,迪伦”斯普林斯汀在准备上场前对迪伦说。迪伦留在房间里,听斯普林斯汀的录制。

布鲁斯·斯普林斯汀琼斯指导他说:“感觉就像合唱的啦啦队一样。”

“我试试。”斯普林斯汀说着,将乐谱塞进口袋里,成功搞定了他这一部分的录制。“真的出了一身汗。”他在录完之后说。接着他很快就准备离开了,穿过众多豪车,向自己的皮卡走去。到早上8点,大家才不得不叫停。

5:53贝蒂·米勒登场,这个新浪潮的发型不错。

贝蒂·米勒6:05杰弗里·奥斯本登场杰弗里·奥斯本6:07林赛·白金汉登场。1985年佛利伍麦克乐队在休团期(1982年的《海市蜃楼》和1987年的《深夜探戈》期间),而白金汉则在1984年发表了自己的单人专辑《发疯》并小获成功。林赛·白金汉

作为克拉根手下的艺人,他是第一个承诺会来参加录制的歌手,但只有合唱的机会。白金汉说他对这一天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就是在洗手间遇到迈克尔·杰克逊:“他有点被吓到了。他很紧张,看到有人进来受到了惊吓,而我只是点了点头。”

6:15琼斯和杰克逊是这样高度评价詹姆斯·英格拉姆的:他为自己赢得了即兴发挥的权利,他紧握双拳,将副歌带入尾声(跟雷·查尔斯的重复段剪辑在了一起)。

6:40琼斯大幅度地挥舞着右臂,好像在招呼窗外的出租车。副歌部分还在重复着,参与合唱的歌手还有:指针姐妹组合中的露丝和琼,杰克逊家族的马伦、兰迪、蒂托和杰基(杰梅恩没有参加)还有没有休易·路易斯的新闻乐队(马里奥·奇波里纳、约翰尼·寇拉、比尔·吉布森和克里斯海耶斯),要不是王子缺席,休易·路易斯本该和他的乐队成员一起度过这个夜晚。

6:47当这首7分多钟的单曲终于渐入尾声时,莱诺·里奇冲着镜头比个一个大拇指。1985年3月7日,录制五个半星期后的周四,《天下一家》开始发布销售,发行了80万份。第一个周末,这支单曲便已售罄;最终这首歌在榜首呆了四个星期,最后是麦当娜的《为你疯狂》将它挤了下来。麦当娜也是当时红极一时的巨星中未能参加《天下一家》的一员。

这支单曲最终在美国售出了8百万份(在全世界的销量为2千万份),而随其一同发布的专辑则卖出了至少4百万份。美国援非组织一共为缓解饥荒筹集了7500万美元,《天下一家》至今仍在创收。

尽管在埃塞俄比亚分发食物不管在运输还是在政治上都是一大难题,一些筹来的钱都被浪费掉了,但是这首歌在全世界依旧意义重大。石头无法变成面包,但音乐却可以拯救生命。

《天下一家》宛如一枝散发着救世主韵味的玫瑰,只为贡献者留下自我感动的余香,但至少参与的人都是真诚的。正如斯普林斯汀当晚所说,任何时候有人希望用你一晚上的时间交互一条免于饿死的生命,你都无法说出拒绝。

原文链接:

https://www.rollingstone.com/music/music-features/we-are-the-world-a-minute-by-minute-breakdown-54619/

最新回复 (0)
返回
发新帖
作者最近主题: